新闻

 

UCCA Edge | 激浪之城:世纪之交的艺术与上海

2021年5月22日至7月11日,UCCA Edge以展览“激浪之城:世纪之交的艺术与上海”宣布于上海正式落成,并对公众开放。此次展览将目光投向其所在的城市——上海,聚焦于中国艺术将自身纳入全球当代艺术图景的历史时刻。“激浪之城:世纪之交的艺术与上海”汇集了26位国内外知名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及近期创作。这些艺术家多与UCCA有着深厚渊源,其创作促成了中国当代艺术今日发展之面貌。本次参展艺术家包括马修 · 巴尼、鸟头、丁乙、房方、季瑞、安德烈·古斯基、何云昌、胡介鸣、黄永砅、威廉·肯特里奇、李昢、梁玥、倪俊、施勇、徐震、颜磊、杨福东、杨振中、余友涵、张恩利、张培力、张永和、赵半狄、郑国谷、周铁海和周啸虎。“激浪之城:世纪之交的艺术与上海”由UCCA馆长田霏宇策划。

香港经济日报 | 探索光与空间的无限想像 香港艺术家群展 ——《光辉》

光,从來是视觉之本。不同的光暗衍生千变万化的视像,波长不一的光谱則给予我们色彩的维度与反射。艺术家如能掌握好如何表现光的手法的话,各种风格的色感、明暗、空间感便会随之而來。

Neocha | 回忆刺穿心脏

在中文里,“因果”与“缘分”二词都起源于佛教。前者描述的是事件起因和结果;而后者则指与志趣相投的双方有幸邂逅。我们的语境中,不少字词都源于宗教文化,但已深深扎根于世俗社会。

1985 年出生的陈天灼,正是在这样的社会里成长的一代人,但在知识和文化方面,却又是生活在一片信仰的真空中。人们在精神追求方面,往往会因应现代生活的理解和需要,对宗教仪式、信仰体系和神话作出调整。

Neocha | 我可能有点入魔了,抱歉

泰国艺术家 Kitti Narod 自视为曼谷艺术界的无名之辈和旁观者,满足于在网上卖卖画作的低调生活。“你看过《寄生虫》这部电影吗?我就是住在地下室的家伙。”他笑着说道。不同于他的这种自嘲和谦卑心态,他的艺术事业正蓬勃发展。

不仔细看的话,Kitti 的画作充满纯真的风格:四肢纤长的卡通化人物,各种惬意悠闲的活动,生活简单又有乐趣:有书、有咖啡,消磨着下午的时光。

萨卡琳·科鲁昂:老虎,当代艺术和这个时代的道德

2019年12月22日,2019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宝安桥头社区分展场“坐标:剧场”开幕,萨卡琳·科鲁昂(Sakarin Krue-On)的作品《猎虎》和《道德》参加了本次展览。2019年12月23日,萨卡琳·科鲁昂(Sakarin Krue-On)在宝安桥头社区“桥头废墟花园“举行的讲座“当代地方,何以画像”开始前,《打边炉》和他进行了一次谈话,并将谈话内容与讲座内容一起,整理编辑作文本。依照惯例,问题隐去。

东方的竹子遇上西方的迷幻剂文化 封岩个展亮相唐人香港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于2020年2月13日,推出了艺术家封岩的同名个展“封岩”。这是艺术家在香港的首次个展,也是近年来的重要个展,展出其极具代表性的“迷幻的竹子”“唐陵深草”“绘画”“纪念碑”等系列作品14件。

不朽的弥留

松美术馆跨年展览“绿色”展示了艺术家赵赵2016年至2019年间的精彩艺术创作。如果你正好在日落时分来到展厅,巨大的沥青地面散发出静默的光辉。反光的碎片,纯洁无暇。顶光洒下的光线,把人的目光拉向地面,迷幻而又肃穆。此刻的天空显得比大地更坚实。

广美3D展厅呈现当代艺术家查莱赫斯基个展

新快报(记者 梁志钦)近期,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合作推出美国艺术家迈克尔·查莱赫斯基推出数字虚拟个展——“万物与虚无”,观众可通过扫描二维码可以进入虚拟展厅。这一个展示的尝试,正好与艺术家对“万物与虚无”之间的探索不谋而合,他同时表示,“随着我们越来越多的在这些虚拟空间中生活,与物质世界直接互动并保持平衡就变得更加重要。所以我非常高兴这个虚拟展会有一个对应的认真布展的实体展览,我期待着展览真正落地的那一天。”

崔灿灿:关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五个展览 | 艺术汇 访谈

2019年,策展人崔灿灿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位于798的空间共策划了包括陈彧君、琴嘎、黄一山、徐小国、陈丹青在内的五位艺术家的个展。其试图通过采用不同的展示方式及叙事逻辑以彰显艺术家各自的创作特点,并激活空间的可能性,从而将五个展览所代表的五种当代艺术处境及其间所具有的张力有效地加以呈现。

当延绵了5000多年的玉璧汇聚为“星空”

松美术馆即将恢复展览“绿色”展示了艺术家赵赵2016年至2019年间的精彩艺术创作。其中《玉璧星空》是《星空》系列的延续。

多重窥视的戏剧张力!穿越回大上海看绝妙窗景

初初知晓荣宅要举办新展《李青:后窗》时,便心向往之。

一是源于对荣宅的偏爱,无论是《刘野:寓言故事》还是《我曾为何物?》,在这座充满浓浓老上海气息的百年宅邸的语境中,总能枝生出一种神秘感和经年涤荡的宏伟感……

延伸阅读

赵赵:能预感到危险,才是锋利的

出生于八零年初的艺术家赵赵,在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下成为了第一批需要习惯独处的孩子。他说他习惯了自己踢足球,自己看夕阳西下,他在地广人稀的边疆度过了他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少年。三年前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的作品《塔克拉玛干计划》中,赵赵好似还是那个笃力前行的少年——一个带着100公里的电缆驱车4000公里,为了让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在空旷无人的沙漠里运行24小时的人。

陈子豪 | 大地艺术“破局者”

2019年10月,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曼谷空间举办陈子豪个展——“2.5D”,展览由孙文杰策划,呈现了艺术家近阶段的艺术成果。不禁引人思考,陈子豪汲取了大地艺术的哪些影响,又如何基于自身的文化背景,在历史的局限性中寻得出路。

延伸阅读

SEEWELL | 蔡磊:关于“透视”的推演

作为西方古典艺术的核心命题之一,“透视法”最早出现于1420至1450年间的佛罗伦萨。布鲁内莱斯基、多纳太罗、马萨乔、阿尔贝蒂以及安吉利科等都是这一伟大发明的见证者。几乎可以说,它支配甚至主宰了整个西方艺术史,包括17世纪以降的“再现”机制、19世纪现代艺术的“反透视法”以及后来的种种“去透视法”实践等,在某种意义上均可置于这一历史叙述的框架。

延伸阅读

尹朝阳:从人物到山川的造像之路

10月4日,尹朝阳最新的个展“青绿”在香港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开幕,展示了他十余幅风景油画,三件雕塑,及他对于材料进行全新探索的装置作品。

这些作品带给人们又一个新的面貌,或者,如他本人所说,是尝试了许久,但还没有被系统梳理过的面貌。

这个展览的作品他是如何解读的,艺术之于尹朝阳到底有何种魔力,他对于自己所处的大环境,甚至这个市场到底是怎么看的,通过这个初秋的一次对谈,我们对他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艺术人物 | 抛开概念的束缚,尹朝阳只以“好坏”论英雄

对话尹朝阳,不是件轻松的事,一如他的画,总在第一时间给人猝不及防的冲击。不论什么问题,他总是“语出惊人”,但“惊吓”之后,稍一咂摸:嗯,说的倒是大实话……

「Hi人物」尹朝阳 越过嵩山

我们到达尹朝阳工作室时,他正在临颜真卿,“书法这东西,写不到十年不能说话。”他没有抬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实际上,尹朝阳除了画画之外,写字也六七年了。在他看来,这是中国人一种必备的教养,是要恭敬对待的。一如他画了三十多年的绘画,除了需要过硬的功底,也需要时时刻刻的反思。尹朝阳说,自己从来没有为题材、为技术苦恼过;绘画也一直是持续推进,渐入佳境。如今即将步入知天命之年的尹朝阳,回溯自己走过的路、遭遇过的或壮阔或泥泞的风景时,只有淡淡一句:“我尽力了。”

徐小国 | ARTFORUM展评

徐小国个展“近作”入口处选择的第一件作品《第三国际塔》(2018-2019)其实正是整个展览中最令艺术家自身纠结困扰的作品。在空间通道极长的视距作用下,观众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结构,并不能够一眼看清画面中想要表达的主体,那些交错的线条与形体的消弭在周围的负形轮廓框选之间完成了一种上升与潜伏。

「Hi人物」黄一山 在画布上进行一场室内装修

对黄一山的了解是从他的作品开始的。早就听说过他是个热衷于画地砖的艺术家,确切地说是用制作地砖的方法在画布中搞装修。采访那天下午,我提前来到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厅,在见到他本人之前再次完整地浏览了他近两年的作品,包括一件记录了他如何制作画面中的仿真门板以及将一幅画好的画塞进门缝过程的录像。

新刊 | 聆听中国当代影像艺术大师间的对话

柏林是文化游牧者的兴奋之地,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派对是一个个体自由释放的过程,而不是一个消费型的活动——没人在乎你穿什么,甚至可以什么都不穿,只要尽情跳舞就好。这是一种无秩序下的高度秩序感,个体可以在其中得到最大的自由。

延伸阅读

琴嘎:带着“胎记”去“游牧”

初见琴嘎,就让人感觉是一个朴实的北方汉子,在他身上有种粗粝与野性存在。他是真诚的,对人和作品,也具有一种艺术家的狂妄。琴嘎也是复杂,矛盾的,不同的身份印记在他身上显现,兼具着都市与草原,部落与城镇的身份。而这种复杂与矛盾不单单是身份层面上,也体现在琴嘎创作和生活中。

SEEWELL |【 新展预告】“墙面”—作为现代主义绘画的边界

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将于2019年8月11日-2019年11月9日,举办“墙面—作为现代主义绘画的边界”当代艺术绘画群展,由四川美院美术学系教授、艺术批评家、策展人何桂彦策展,并汇集12位当代艺术界的中青年代表艺术家:蔡磊、陈彧君、杭春晖、黄一山、李青、刘文涛、马文婷、宋元元、王家增、王鑫焱、闫珩、于瀛的30余件个人作品。

美术馆的“网红”现象:借助艺术能否构建新型公共空间?

7月18日,红砖美术馆五周年馆藏展“千手观音”开幕。展览通过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丹·格雷厄姆、何子彦、黄孙权、黄永砯、加藤泉、安德里亚斯·穆埃、劳拉·普罗沃斯特、邱志杰等17位艺术家的作品,对美术馆的五年进行一次回顾与展望。

再读陈丹青

书架上有两本中国当代油画大师陈丹青的作品集,不过都不是画册而是散文集,想起原来已经多年没有看过陈丹青的展览,对他作品的印象只有零碎的片段,是以看到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的《装扮与写生》展览,心中竟有点莫名的激动。

【雅昌专稿】当代唐人的宏大“企图”:将中国当代抽象艺术纳入国际版图

在正月十一,各大艺术机构都在闲散休假时,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却在香港空间推出了一档名为“绘画与存在”的高质量大展。此次展览汇聚了中日韩三国顶尖艺术家作品:日本的白发一雄、田中敦子,韩国的尹亨根,中国的尚扬、丁乙、余友涵、朱金石……每一位单拿出来,都绝对是年度的焦点,何况将这么多作品汇聚一堂。而从作品看来,不仅囊括了20世纪50、60年代亚洲代表性的日本“具体派”,韩国单色绘画,以及中国80年代晚期出现的抽象绘画。

香港商报《中央美院教授申玲游走生活与精神世界之间》

有人说艺术是作者精神文化的体现,又有人说艺术是作者现实生活的折射。艺术家申玲却认为生活并非只有现实,精神世界也是真实存在。故此,她的作品展现两种不同的“世界”。申玲现正于香港首次举办个展“浮游”,参观者可前去感受她所构建的“世界”。

延伸阅读

生长——陈彧君个展

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于2021年1月31日至5月9日呈现陈彧君大型个展“生长”。此次展览集中于陈彧君近期的社会性艺术实践,包括与其他领域创作者们合作完成的跨界实验、把故乡建构为本土场域的二度尝试,同时重点展出艺术家最新的水墨拼贴系列作品,由此全面介绍其不断推进的平面语言。

封岩:用攝影展現日常物件的藝術視角

中國攝影藝術家封岩說,「在人們的慣性思維裏,鏡頭只能對準證明是有意義的事物,正如每處風景名勝都有一個最佳的拍攝位置。」然而對喜歡拍攝日常物件的他而言,通過拍攝與日常生活感知密切的物件或細枝末節,以大尺寸畫面強調物件的細節,既令作品產生一種觀賞性及藝術性,藉此也呈現出物件在工藝中的視覺美感。他最近首次在香港舉辦同名個展,黑皮椅、木箱、並排的畫布看似瑣碎平凡,背後既潛藏他的個人情緒,亦隱晦地觸及幾代中國人的集體回憶。

從彩色光線賦予力量——消閒GUIDE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正舉行內地藝術家封岩的個展,這是藝術家在香港的首次個展,也是近年來的重要個展,展出其極具代表性的《迷幻的竹子》、《唐陵深草》、《繪畫》、《紀念碑》等系列作品共十四件。

Spencer Museum of Art博物館亞洲藝術策展人Kris Imants Ercums說:「封岩攝影作品中的繪畫特質,使畫面中的主體超越其具象的形式,創造出獨特的敘事。」紐約普拉特藝術學院教授Jonathan Goodman則認為:「《迷幻的竹子》混合了西方的迷幻劑文化,同時指向了竹子在中國藝術和自然中的獨特寓意。作品美感來自其內部霓虹燈的冷光,無聲的彩色光線賦予影像以力量,讓人想起如美國極簡主義藝術家Dan Flavin,但同時又是那麼驚人的獨創。」

东方的竹子遇上西方的迷幻剂文化 封岩个展亮相唐人香港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于2020年2月13日,推出了艺术家封岩的同名个展“封岩”。这是艺术家在香港的首次个展,也是近年来的重要个展,展出其极具代表性的“迷幻的竹子”“唐陵深草”“绘画”“纪念碑”等系列作品14件。

封岩同名个展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开幕

2020年2月13日,封岩同名个展“封岩”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开幕,这是艺术家在香港的首次个展,也是近年来的重要个展,展出其极具代表性的“迷幻的竹子”、“唐陵深草”、“绘画”、“纪念碑”等系列作品14件,展览展至3月13日。

GQ Talk | 对话陈丹青:好的艺术作品告诉我们,人比想象中复杂得多

这是一期迟到已久的节目,录制于春节前,那时候《局部》第三季刚刚上线,我们找到陈丹青老师,和他聊了聊新一季的节目,他对于意大利湿壁画由来已久的兴趣以及在文艺复兴主流叙事后被遮蔽和被掩盖的出色画家和作品,他对于美剧以及方兴未艾的技术发展的看法,同时也想听听他对于即将过去的2019年的回顾和总结。由于疫情的原因,这期本该在2019年年末推出的节目迟到了两个月。如今回看,有种物是人非换了人间的感觉。作为一个播客节目,我们的力量微薄,倘若艺术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价值或者意义,那可能是让我们看到,经过种种淬炼和历史磨难留存下来的作品,如今仍然具有抚慰人心的作用。那些真诚的、良善的、美好的东西将永远闪闪发光。

凤凰艺术 专访 | 疫情下798第一个展览!唐人用“WHO AM I”发问

2020年3月14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与柏林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联合呈现艺术群展“我是谁”(WHO AM I),涵盖了12位(组)艺术家。



在疫情期间,本次展览作为798乃至北京城第一场当代艺术展览,连续两年高居中国当代艺术权利榜(ART POWER 100)画廊榜首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铤而走险,向当下现实再次发起提问。

特别关注|云卷云舒:现代中国美术展·纸

由市原湖畔美术馆主办、HUBART瀚和文化策划并协办的“云卷云舒:现代中国美术展·纸”展,在疫情席卷全球的特殊时期,于4月1日在日本千叶县市原湖畔美术馆开幕。

物之魅力:當代中國「材質藝術」

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的展覽《物之魅力:當代中國「材質藝術」》背後有一個崇高的目標。以二十一位藝術家展出展覽的作品為例,聯合策展人巫鴻和Orianna Cacchione試圖杜撰「Material Art」 或「材質藝術」這句短語,希望它能進入藝術歷史詞典,並作為一個新的窗口讓人們了解當代中國藝術與全球(或許更具體地說,西方的)景觀。根據巫鴻在展場目錄中的文章,「材質藝術」這個術語更恰當地描述了那些傾向使用特定材料的藝術家的實踐,但他們卻被錯誤和笨拙地歸類進一些西方藝術的標簽,比如「概念藝術、集合藝術(assemblage)、基於現成品(readymade)或物件(object)的藝術」。在巫鴻的意見中,這些藝術家其實是依靠材料來傳達社會政治或個人訊息。

798艺术·走访工作室 | 黎薇“人要不就是受害者,要不就是施害者”​

2020年3月14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与柏林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联合呈现艺术群展“我是谁”(WHO AM I)。艺术家黎薇也参与其中。事实上,在香港“滞留”的黎薇因为疫情错过了此次唐人在春节后的首次布展,是通过视频和唐人工作人员沟通完成了布展,他的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和德国艺术家的作品毫无违和地结合在一个空间里。

798艺术·展评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国王画廊“由此及彼”

北京疫情期间,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在北京第一空间与柏林国王画廊联合举办了新一季的艺术群展“我是谁”。展览的主题词“我是谁”,其潜台词可以反相称为“谁是我”,这就使人不禁揣度,无论是在艺术的范围里迷失或找寻,“自我”一词都相对地支撑起了作品的主体。在具体的表现方式与手法定格在技术层面的同时,艺术家本人则在此基础之上晋升为人本主义的思考者与关怀者。也就是说,“我是谁”或者“谁是我”不仅是一句疑问,同时还是一个具有哲学意味的终极命题。

尹朝阳:接过塞尚的“苹果”

作为中国70后最杰出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尹朝阳早在20多年前就凭借其描绘年轻人的青春感伤与现实系列画作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这个出生于河南普通家庭的男孩儿,用绘画生生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然而40年后,他却又携画笔重返家乡故土,一头扎进那苍劲的嵩山山谷,一画就是十年。往来山中的十年“修炼”,使其思考不再流于形式,而是无限渗透在兵不血刃的“笔墨”之中。

【雅昌专稿】“白色” 之于赵赵的无限可能

2019年12月,赵赵在北京松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具有回顾性的展览,呈现了其过去三年间代表性的作品,展览名为“绿色”,既是阶段性的总结,也预示着全新创作的开始。

原计划这场展览会在今年3月份结束,紧接着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的大展“白色”,是“绿色”的延续,也是新的开篇。疫情原因,在“白色”举办的同时,“绿色”也依然在持续,形成了彼此对应的关系。

【Hi艺术】赵赵×崔灿灿:像面对明天一样空白

“我现在应该已经‘去新疆化’了吧?”在我们和赵赵谈到新疆时,他严谨地补充道。作为出生于新疆的艺术家,赵赵做了许多与之有关的作品,从2009年开始,他向当地人收集了1000把使用过的英吉沙刀,汇集为一件向公众展出的作品;2015年,他载着100公里的四芯电缆从北京运往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让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通电运行24小时;2017年,他把一只骆驼从新疆运送至北京,在充满现代气息的唐人展厅中生活10天……这次,他又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展厅里,搭建了一座完全由白色的棉花组成的大型迷宫。此时,距离他最开始想用棉花这一材料创作已经过去了四年。

798艺术·展评 | AES+F:荒诞剧场

俄罗斯艺术组合AES+F的前身AES成立于1987年,由概念建筑师塔绨安娜·雅拉玛索娃(Tatiana Arzamasova)、列夫·埃夫左维奇(Lev Evzovich),以及图形艺术家叶夫根尼·斯夫亚斯基(Evgeny Svyatsky)共同创办。从数字拼贴到瓷器,从玻璃钢雕塑到公共装置作品,三位艺术家以装置、雕塑、数字艺术为媒介展开一系列项目实践。1995年,成员组合中又加入了一位出生于莫斯科的时尚摄影师弗拉基米尔·佛里德科斯(Vladimir Fridkes),于是便有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AES+F艺术小组。

展览&对话 | 雅行&刘钢:朱金石借上帝之手完成作品

2020年6月6日,由于疫情的影响,在北京合艺术中心精致的苏式庭院中传统与当代、东方与西方的多重对话悄然展开。“木·子”朱金石个展是今年合艺术中心第一个展事,内敛含蓄颇具禅意的古典庭院与色彩绚烂、自由奔放的抽象绘画、装置相遇,冲突产生的张力,在预设之外的可能性,都共同构成了这次展览满满的实验性意味。

【雅昌专稿】不断打破界限 造就独一无二的秦琦

6月6日,秦琦、罗德尔·帕塔雅大型联展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开幕。这一由著名策展人崔灿灿策展,共展出50件精彩作品的重磅级呈现,无疑是深圳艺术圈的一大盛事。尽管此时正是南方连绵的雨季,但丝毫挡不住观众的脚步,浇不灭看展的热情。两位取材于历史、钟情于自然、风土的跨过艺术家,以各自熟悉而擅长的方式,共同构筑了一个让人沉迷的梦幻世界,日月星辰从此与众不同。

寰球會客室 遠雷 夏日的精靈 寫實派油畫大師 何多苓

《遠雷》 - 夏日的精靈

寫實派油畫大師何多苓及策展人曠衛訪談

​​主持人:陳嘉佩

“彭薇:女性空间”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由广东美术馆主办,著名艺术史家、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策划,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担任展览总监的彭薇个展“彭薇:女性空间”于2020年7月8日至7月29日在广东美术馆举办。展览开幕式于7月8日举行。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和嘉宾有: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画院院长林蓝,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樊林,Art021创始人包一峰,例外时尚集团、方所文化集团创始人毛继鸿,唐人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收藏家江山,收藏家张华,《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曾炎,《南方人物周刊》总主笔蒯乐昊,当代艺术家段建宇、陈彧君,砚刻家子安,红日集团董事刘宏剑,金杜艺术中心总监张宇凌,出席开幕式的还有来自美术界、新闻界的朋友。


【雅昌艺术网】展览&对话 | 王庆松:“在希望的田野上” 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2020年7月11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在北京双空间推出艺术家王庆松的重要大展“在希望的田野上”。展览由崔灿灿策划,展出艺术家1999至今三十余年创作的重要摄影、拍摄现场等作品二十余件。

文化丨王庆松 作品能做社会插图,比进美术馆更重要

仿佛是在袒露的大地上,扭扭歪歪地生出了许多并非笔直的细烟囱,分不出哪里是烟囱柱,也分不出哪里是冒出来的烟,只知道立体感是有的。走近点看,好像一蓬稀稀拉拉的杂草,每根都歪向天际,但绝不耷拉。

等你再凑近唐人(画廊)墙上这张8.3米×6.4米的蓝底“大头照”,哦,原来真是头发耶。

照片上的男人脸黑黝黝地泛着油光,如同健身参赛者把桐油集中抹在了此处。眼里血丝暗生,仿佛有忧伤的泪光凝结。超大尺寸,深色西装和白衬衣、红领带营造的庄严,生生被怪诞发型冲去了大半。谁见谁想笑。再一看,每个“艺考生”都要画这么个趣人——现场和原作征集到的素描也果真无奇不有。艺术家主导的戏谑被他无意选择的画者和观者,心照不宣地“合谋”了。

【壹美美术馆】回顾 | 盛葳、谭平、隋建国、朱金石、张羽现场解读“工作方法”

2020年8月1日下午4点,由北京实创科技园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壹美美术馆承办的“工作方法:艺术家的时间、空间与身体”在中关村壹号壹美美术馆盛大开幕。

本次展览开幕式由壹美美术馆执行馆长路贝女士主持,总策划程辰博士致开幕词,策展人盛葳博士现场解读此次展览的“工作方法”,参展艺术家谭平、隋建国、朱金石(由程辰代致辞)和张羽依次发言,阐释自己的“工作方法”。路贝女士向支持本次展览的各级政府、主协办单位、园区企业、媒体、学校及社会各界人士表示感谢。最后,海淀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杨军昌进行总结发言,并宣布展览开幕。

【雅昌专稿】壹美美术馆新展开幕:梳理工作方法的艺术史 聚焦“艺术家的时间、空间与身体”

​2020年8月1日,“工作方法:艺术家的时间、空间与身体”在中关村壹号壹美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由盛葳担任策展人,呈现了隋建国、朱金石、张羽、谭平等四位艺术家的创作实践。

【artnet新闻】陈天灼:我迎来了自己“最安静”的一次个展

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位于香港H Queen’s大楼10层的空间里,陈天灼远程营造了一个迷幻场域。20日进行的开幕活动中,由于疫情原因,艺术家本人并没能到场,他的厂牌Asian Dope Boys原本计划举办一场party,但也没能进行。“我是挺想去香港的,有很多朋友在那边,可以一起做些好玩的事情,但暂时还是不行”——陈天灼说这可能是自己“最安静”的一次个展。